广大书友们好,我是芳芳看看,小编每天为大家更新高品质、高排行的精彩爽文,以缓解大家书荒的现象,希望大家能够喜欢~

三本古代言情小说:围观的军兵看戏不怕台高,兴奋的大吼大叫

《锦堂归燕》作者:风光霁月

楔子:围观的军兵看戏不怕台高,兴奋的大吼大叫。 虎子拉着须髯飘摆、道骨仙风的郑培在一旁观战,大叫着给逄枭鼓劲儿。 郑培披着一件厚实的大氅,看着逄枭只是淡淡的微笑,眼角上翘的鱼尾纹和唇角的笑纹,显得这位六十多岁的老先生格外慈爱。 战况很快分出胜负,事实证明,摔跤也不全凭力气,也要讲究技巧的。 逄枭伸手将被他撂倒的汉子们拉起来,爽朗的笑道:“今儿晚上给大家伙儿加餐,咱们今天吃肉!” “好!”众人一阵欢呼,每个汉子看向逄枭的眼神都充满了热切和崇拜。 逄枭哈哈大笑,与兵士们勾肩搭背的说了一会话,这才抹着汗走向虎子。 虎子立即拿了逄枭的衣裳和大毛巾迎了上去,“主子,您刚才真是太厉害了。” 郑培也笑着,将衣裳给逄枭披好,“小王爷要仔细身子,年轻时不注意保养,年老时病痛都找了上来可怎么办?”

逄枭用大毛巾随意的擦了擦汗,一面往营帐走一面系带子,“郑先生不必担心,咱们呆惯了北方,来到燕朝的地界儿上还真的不觉得冷,运动起来就更加不觉得了。” “是啊,主子刚才真是太威武了,我什么时候才能练成您这样?您这般神武,我都不好意思给您做侍卫了!”虎子两眼亮晶晶的。 进了营帐,逄枭灌了一大碗水,这会儿也觉得消了汗,才将一身玄色的战袍穿利落,将头发也用带子绑结实。 穿戴整齐的人英气矜贵,与方才那个爽朗的糙汉子完全是变了个人。 郑培满意的点头。 逄枭年少时不善于隐藏自己的情绪,开心不开心就都写在脸上。 经过这么多年的历练,他已能随意改变自己的气场,需要他做糙汉时他便是糙汉,需要他正气凛然他就正气凛然,需要他撒泼耍赖他也能毫不含糊,只是在人后,他一直都是懒得多语的模样。

《绝色毒医王妃》作者:蓝华月

楔子:“忍着点,我要给你放一点血。”林梦雅拿过龙天昱的一只手,骨节分明的大手,上面还有常年练武留下的薄茧。这慑人的温度,从略微粗糙的皮肤上传来,林梦雅小心翼翼的在龙天昱的手指上扎了个小洞。  顿时,那黝黑的血液,从伤口上流出。  恼人的温度,渐渐的从身体上消失,龙天昱的头脑恢复了清明。  “你怎么会知道解毒之法?”龙天昱蹙着眉头,对面前的丫头,疑惑又多了一重。  “我...我...我从小就对药物很敏感,所以一些常用毒药的解法也很清楚。”头脑里转了转,林梦雅还是挑选了这个最容易被龙天昱接受的说法。  毕竟,林家所有的仆人,都知道大小姐虽然天生痴傻,但是对药物,却有极为敏感的感应。  若不是她有这样的天赋,恐怕,早就会死在继母的手中了。  “你——没事了吧?”躲在床角,林梦雅却不敢跟龙天昱直视。  龙天昱点了点头,径自走到了对面的贵妃榻上练功调息,瞬间,屋子里旖旎暧昧的气氛消不见了,倒是有了几分难言的尴尬。

约莫半盏茶的时间过后,一直闭目养神的龙天昱,慢慢的睁开眼睛。  某个无知无觉的女人,竟然已经在床榻上酣睡了过去。  眼神微冷,一抹慑人的寒光闪过,好一个镇南侯林家,用的竟然都是如此卑鄙龌龊的手段!  “夜,去查清楚。”龙天昱的声音低沉而冷魅,而窗外,却不知道何时,闪过了一条黑影。  热闹的林府,此刻不知道有多少的阴谋落幕。  朝阳升起,所有的一切,又都恢复了原本的平静。  眨了眨眼睛,林梦雅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。  圆圆脸,大大的眼睛,还未长开的身量套在一件青色的麻布裙衫内,头上还梳着俩个圆圆的包子头。  一边忙活着收拾锦帐,一边还偷偷的用手抹着泪。

《杀手狂妃》作者:谁家BB

楔子:“今天我找了她谈话,说了一些让她对你断了心思,远离你的话,而她晚上就寻死了,这不是明摆着不愿意听从我的意思,明摆着对我宣战,表明对你的心意吗?”魏雪盈有些气愤,连带着说的话都带着怒意,她的双眼凌厉的指着床上的人,又问道:“现在,你看到她,你的心便软了,觉得对你的救命恩人如此太过无情了些,所以现在想要单独陪着她,给她安慰,对吗?”她此刻怎么觉得阿然的自杀,似是故意吸引她和楚翎,也似是在对她反抗。  楚翎愕然一下,随后摇摇头,否认道:“雪盈,不是你想的那样,我只是觉得她如此,我心存愧疚。”他没想到魏雪盈找阿然说过一些话,而他也说过重话,想着今晚说的那些话是导致阿然自杀的原因,他心里也不好受。

可是,充其量是带着不忍,并无任何异样情愫,所以楚翎收起不忍,一本正经的道:“而且,我今天也说了重话,所以见到她想不开,这愧疚自然多了些。”他抓起魏雪盈的手,耐心的解释:  “雪盈,你别误会,此刻我们不应该为了此事而争议,毕竟谁也不想这样,我们都是希望她好,可是她想不开,我们也无法。”  魏雪盈听到这话,原本的怒气也就消散了些,她半信半疑的问:“你找她都说了些什么?”  “还能什么,不过都是些希望她死心的话,也就是……”楚翎想要再说,床上的阿然忽然咳嗽了几声,打断了两人的谈话。  楚翎没有再说,而且转头看着已经渐渐醒过来的阿然,目光深邃,带着冰冷,又带着复杂。  “算了,你陪她吧!我出去等你。”魏雪盈见此,挣脱手就走出去。虽然楚翎解释了,可她此刻的怒气未消,她不想面对阿然,她怕听见楚翎和阿然的对话,她会更生气。

本次的推荐就到来这里啦,可爱的你喜不喜欢这篇文章呢?如果喜欢小编写的这篇文章可一定要多多转发,点赞收藏哟,每一次点赞和转发都是最好的赞赏,点关注,不迷路,爱你哦~


楼主残忍的关闭了评论